方圆的怪兽哼~OuO

人总是会长大的

永夜1

万众体育馆内外灯火辉煌,停车场满无虚席,在一年的最后一天,这里在举办影视节年终颁奖晚会。
一对颁奖嘉宾站在台上,轻松地调侃着他们的趣事,看过候选人片段后,不约而同地认真起来。他们身负重任,要公布这一年的影帝影后。

“请赵姿纯来公布最佳男演员吧。”孙亮很绅士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,他一身笔挺的黑色礼服西装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光洁的脸和迷人的微笑,让人根本想象不出他已经四十岁。

“好的。”赵姿纯一袭深蓝色丝绸单肩礼裙,身段婀娜,她故作紧张地深呼吸,打开手中金色的信封,一板一眼地念上面的文字,“获得‘最佳男主角’奖项的是…《黄金吸盘》,林天慕!恭喜!”

台下一片掌声,有说祝贺的,有说再接再厉的,有粉丝的尖叫欢呼,也有媒体耀眼的镁光灯。大屏幕上有林天慕的特写,那是一个三十出头的英俊男人,怔在镜头前,直到身边有人拍他的肩膀喊他。林天慕站起来,礼貌地微笑道谢,一步步向台上走去,眼神却像在说嘉宾念错名字了,我去解释一下。

最靠近舞台但也是最黑暗的一个角落里,坐着年轻的一男一女,他们旁边和后面的椅子都空了两个,舞台边也没有任何一台摄影机能拍到他们。男的一身黑色滚银边的西服,暗血红色的领带上压一枚亮银色的领带夹,袖口和领口带着配套的扣子,两条长腿随意却优雅地翘着二郎腿,歪在宽大的椅子里。右手边的女人一身黑色的挂脖立领露背绸裙,腰部一条锦缎腰带上绣了一朵小小的夜蔷薇,特殊做皱的裙摆铺到脚面,露出一双黑色的细带高跟鞋,长发用一根油绿的翠玉簪子轻挽,除此以外没有任何装饰,一身暗色衬得她皮肤煞白。一个考究得像传统欧洲贵族,另一个又诠释着中国古典美,他们坐在一起,风格不同却又那么的和谐。

从晚会开始二人就沉默地正襟危坐,看演员导演和制作人快乐地领奖,激动地发言,直到刚才林天慕的名字响起,两人才放松下来,靠在一起小声说着什么。

“姐,我说什么来着,这奖姐夫势在必得,你还紧张……”金峻轻快愉悦,带着得意和一点不符合年龄的小炫耀。

“不是孙亮颁男演员么?怎么改了,还是我记错了?”金露雨的眼睛紧紧追随着林天慕的身影,低声打断弟弟的话,声线清丽明朗,“还有,在外面不要这样叫,别人听到了不好。”

金峻啧了一声,看着姐姐的痴迷样子,说:“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好不好?反正奖颁对就行了,再说这周围我都清理了,没人听得见。”

恢弘的音乐声渐弱,林天慕捧着水晶奖杯和鲜花,腰背笔直地站在话筒前,银灰色的黑领西服微微反光,整个人像一柄闪着寒光的利剑,硬朗凌厉。他低头看着不合他身高的话筒,犹豫了一下,弯下腰,对着话筒清了清嗓子,所有人都认真地望向他,期待他的发言。

“额,听得到吗?”带有强大磁性的男声通过话筒传到会场的每个角落,空气里好像有微弱的电流飞快地传导弥散,他的语气严肃认真,顿了顿,似乎真的在等回答,一副询问的神情。

全场爆笑。

前排的人们鼓着掌大声喊可以,后面二层看台上的粉丝们尖叫着回应听得到。姐弟俩也没忍住,金峻边摇头边拍手,转头对姐姐笑说:“服!真心服!姐,姐夫这获奖感言第一句真是绝了。”金露雨笑得维持不住之前的端庄样子,使劲点头赞同:“他就是个呆子。”

但大家都没想到他的第二句更是惊天动地。他慢条斯理地嗯了一声,接着说:“因为这个话筒太矮了,所以我就简单说两句。”

众人错愕之后又是哄笑鼓掌,然后安静地等正题,拿了最大的奖,不会真的只说两句吧?

但他们应该懂得的,这个人不是别人,而是林天慕,说一不二。第一句他正常地对导演演员编剧和工作人员表示了感谢,说自己要继续努力。第二句,他突然换了一副模样,他显得紧张、羞涩,就是一个恋爱中的大男孩。

“我爱上了一个人……我用我的生命爱她,所以……我答应她如果今天,我有幸能上台拿一个奖项,我就在台上向她求婚……”他抿着嘴唇低头沉默了,大家都知道他在平复情绪,这是个了不起的决定,需要足够的勇气,于是观众席响起鼓励的掌声,粉丝们已经疯狂。

金峻完全傻了,他张嘴想说话又不知说什么,愣愣地看姐姐。金露雨死死地盯着林天慕,脸色惨白,她感觉心脏在狂跳,血液奔流,喉咙里像燃了一团火,大脑一片空白,她疯魔似地小声念着:“不行……拦住他……拦住他!”

林天慕抬起头,眼睛湿润,几乎哽咽:“虽然,她听不到了……但我的承诺还在,我答应她了就一定要说出来……如果有来世,如果……我们还能相见,我们一定要长相厮守。”一句话,一滴泪,压得一颗受伤的心无法喘息。

全场静默,甚至可以说不知所措,少数知道的人已经眼带泪光,不知情的人听到前半句还在微笑祝福,后一秒表情僵住,仿佛被狠狠抽了耳光。金露雨俯下身去双手掩面,泣不成声,金峻扶住她的肩膀,神情凝重。

等大家都反应过来,林天慕已经鞠躬下台了。两位颁奖嘉宾硬着头皮走上前来,互相对视一眼,开始圆场,继续影后的颁奖。

林天慕快步走到后台,把花束和奖杯递给经纪人,擦一把眼泪,接过一瓶水喝了一口,有娱记过来想采访他:“林先生,获奖感觉怎么样?”他往常都是很和善的,但今天他想躲,女记者眼疾手快地把话筒递到近前,他尴尬一笑,正准备说话,眼前突然冒出一张妆容精致的狐狸精脸,一副终于让我抓到你了的表情,贱兮兮的,又让他想到那个人。

化妆师白沉恰逢其时地蹦出来解围,她举着化妆刷挡在他和记者中间,丢给对方一个波浪卷发的后脑勺,抓着林天慕的胳膊夸张地惊叫:“哎呀我的小祖宗!告诉你了别揉眼睛!眼线都花了!看你脸上脱妆好严重怎么都不找我补妆,镜头前面这样很丑的知道吗?”林天慕被骂得脑子瞬间短路,像放学晚回家被妈妈揪住教训的小学生,怂怂地哦了一声,白沉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,转过头对那位记者摆出一副抱歉的嘴脸,可怜巴巴的语气,“对不起啊,让他这样接受采访是我的失职,请容我先给他补个妆谢谢~”还没等记者回答,她就拽着林天慕消失了,剩下记者和摄影师立在原地。

“唉,你是不是傻啊,不想接受采访还往上凑。”白沉踩着恨天高和林天慕平视,用粉扑小心仔细地为他补好妆,往后退两步看效果,“你也是,在台上说那些干嘛……”林天慕正想反驳,听到前台上孙亮沉稳的一句话:“最佳女主角是,《暗夜》,金露雨……请该影片导演代为领奖。”

慷慨激昂的音乐也染了悲壮的色彩,再热烈的掌声也无法让金露雨从那场大火里走出来。《暗夜》的导演在台上,表情凝重:“她是位有才华的演员,认真敬业,可惜……佳人已逝,我们再也看不到她技艺精湛的表演……”

幕后,林天慕在听到那句“佳人已逝”时依旧挺拔地站着,眼泪汹涌而出,他闭上眼,像在默哀。白沉微微垂首站在他对面,一句不发地感受他身上奔流的悲伤,表情肃穆。

台下,“金露雨”神色平静,如有所思地抚过额上的发丝,起身对金峻说:“我们走吧,还有事情要做。”说完她转身就走,大步流星。

金峻叹口气,跟上她的步伐。导演还在发言,体育馆里没有人知道,黑暗里有一个女人迅速地离场,不知是人还是鬼魅。

评论